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吓坏村民!

时间:  来源:2swz.com    
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吓坏村民!由二手干洗原创,干洗加盟请关注康洁洗涤设备公司,提供洗涤设备销售,干洗技术培训,水洗技术培训,精工织补技术培训

    二手干洗机厂家,康洁洗涤设备公司是以生产、销售干洗机、水洗机、烘干机以及干洗加盟、水洗加盟、毛巾清洗消毒加盟为一体的多元化企业。康洁洗涤设备公司为迅速推广健康干洗强势推出:工业洗衣机、洗涤机械、洗衣房设备、洗脱两用机、洗脱机、烘干机、干衣机、烫平机、平烫机、熨平机、干洗、干洗机、干洗设备干洗店、干洗连锁、干洗加盟、干洗店加盟、干洗店连锁、洗衣、洗衣店、洗衣连锁、洗衣加盟、洗衣店连锁、洗衣店加盟、水洗机、水洗设备、工业水洗机、大型洗衣机、脱水机、甩干机、衣物输送线、熨烫台、人像机、蒸气发生器、衣物包装机、去渍台、去渍机、夹烫机、整烫设备及后处理设备等。
干洗机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如果在马路上看到一辆陌生轿车,里面又有一个“血人”,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?

扬州开发区八里镇的桂花村,地处偏僻。前段时间,村口突然多了一辆轿车。

由于村子不大,彼此都熟悉,这辆始终没有开走的轿车,随即引起了村民的注意,有人好奇凑上去一瞧:里面居然躺着一个血人!

轿车里的血人

4月30日,接到村民报警,民警立即赶到了现场,只见轿车驾驶座上的一名男子浑身是血,车里车外有不少呕吐物,当时该男子虽然说不了话,但还有意识,也能起身。但起身走了几步之后,就蹲在路边呕吐。

民警立即拨打了120,随后,急救人员赶到了现场。处警过程中,民警发现,该男子可能是喝酒喝多了导致的吐血,但是也不排除他人故意伤害。

很快,民警从医院得知,该男子头部遭遇钝器多次击打,颅骨粉碎性骨折,生命垂危。

致命部位被人多次击打,颅骨粉碎,这是有多大仇、多大恨?行凶者到底意欲何为呢?民警也在寻找答案。但问题是,这名男子生命垂危,根本就无法说话,查出真凶并不是那么容易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迷雾重重

根据车上的行驶证,民警很快明确:受害人为吴某(化名),湖北人,今年48岁,暂住开发区施桥镇,靠开黑车为生。据调查,民警确定案发时间在4月30日凌晨三点到六点之间,案发前,吴某的车还去了趟镇江,当时车上有一名乘客,于是民警将这名乘客列为重点怀疑对象。

几经周折,民警找到了那名乘客,可对方没有作案时间,嫌疑被排除,而且当晚吴某的钱包也没有被拿走,打劫的可能性不大。根据吴某妻子回忆,丈夫的随身物品当中少了两部手机。民警决定,从手机切入寻找突破口。案发第三天,民警拨打吴某的一部手机,居然通了。

民警介绍,有市民在扬圩线于沿江路交叉口发现了受害人的手机。随即,捡到手机的市民将手机送到了民警手中,民警发现,案发当天的凌晨四点,这部手机发出了三条短信。而这个时间,受害人已经被击打了,民警怀疑短信是嫌疑人所发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可疑的标致307

民警判断,扔下手机的肯定就是行凶者,而且遗弃手机的地方距案发现场大约六公里,显然行凶者有交通工具。随即,民警调取了相关路段的监控录像,发现了一辆可疑的标志307轿车。

民警介绍,可疑车辆在凌晨两点出现在高旻寺大桥附近,随后在凌晨五点出现在扬圩路与沿江路交叉口。之间三个小时,这辆车究竟去哪里了呢?

调查显示,这辆车车主为朱某,连云港人,今年28岁,暂住在邗江槐泗。朱某的车不仅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,在遗弃手机的现场也出现过,嫌疑相当大。民警觉得,找到朱某,就能真相大白。

那么,朱某到底是不是“桂花村”血案的凶手呢?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如果在马路上看到一辆陌生轿车,里面又有一个“血人”,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?

扬州开发区八里镇的桂花村,地处偏僻。前段时间,村口突然多了一辆轿车。

由于村子不大,彼此都熟悉,这辆始终没有开走的轿车,随即引起了村民的注意,有人好奇凑上去一瞧:里面居然躺着一个血人!

轿车里的血人

4月30日,接到村民报警,民警立即赶到了现场,只见轿车驾驶座上的一名男子浑身是血,车里车外有不少呕吐物,当时该男子虽然说不了话,但还有意识,也能起身。但起身走了几步之后,就蹲在路边呕吐。

民警立即拨打了120,随后,急救人员赶到了现场。处警过程中,民警发现,该男子可能是喝酒喝多了导致的吐血,但是也不排除他人故意伤害。

很快,民警从医院得知,该男子头部遭遇钝器多次击打,颅骨粉碎性骨折,生命垂危。

致命部位被人多次击打,颅骨粉碎,这是有多大仇、多大恨?行凶者到底意欲何为呢?民警也在寻找答案。但问题是,这名男子生命垂危,根本就无法说话,查出真凶并不是那么容易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迷雾重重

根据车上的行驶证,民警很快明确:受害人为吴某(化名),湖北人,今年48岁,暂住开发区施桥镇,靠开黑车为生。据调查,民警确定案发时间在4月30日凌晨三点到六点之间,案发前,吴某的车还去了趟镇江,当时车上有一名乘客,于是民警将这名乘客列为重点怀疑对象。

几经周折,民警找到了那名乘客,可对方没有作案时间,嫌疑被排除,而且当晚吴某的钱包也没有被拿走,打劫的可能性不大。根据吴某妻子回忆,丈夫的随身物品当中少了两部手机。民警决定,从手机切入寻找突破口。案发第三天,民警拨打吴某的一部手机,居然通了。

民警介绍,有市民在扬圩线于沿江路交叉口发现了受害人的手机。随即,捡到手机的市民将手机送到了民警手中,民警发现,案发当天的凌晨四点,这部手机发出了三条短信。而这个时间,受害人已经被击打了,民警怀疑短信是嫌疑人所发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可疑的标致307

民警判断,扔下手机的肯定就是行凶者,而且遗弃手机的地方距案发现场大约六公里,显然行凶者有交通工具。随即,民警调取了相关路段的监控录像,发现了一辆可疑的标志307轿车。

民警介绍,可疑车辆在凌晨两点出现在高旻寺大桥附近,随后在凌晨五点出现在扬圩路与沿江路交叉口。之间三个小时,这辆车究竟去哪里了呢?

调查显示,这辆车车主为朱某,连云港人,今年28岁,暂住在邗江槐泗。朱某的车不仅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,在遗弃手机的现场也出现过,嫌疑相当大。民警觉得,找到朱某,就能真相大白。

那么,朱某到底是不是“桂花村”血案的凶手呢?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如果在马路上看到一辆陌生轿车,里面又有一个“血人”,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?

扬州开发区八里镇的桂花村,地处偏僻。前段时间,村口突然多了一辆轿车。

由于村子不大,彼此都熟悉,这辆始终没有开走的轿车,随即引起了村民的注意,有人好奇凑上去一瞧:里面居然躺着一个血人!

轿车里的血人

4月30日,接到村民报警,民警立即赶到了现场,只见轿车驾驶座上的一名男子浑身是血,车里车外有不少呕吐物,当时该男子虽然说不了话,但还有意识,也能起身。但起身走了几步之后,就蹲在路边呕吐。

民警立即拨打了120,随后,急救人员赶到了现场。处警过程中,民警发现,该男子可能是喝酒喝多了导致的吐血,但是也不排除他人故意伤害。

很快,民警从医院得知,该男子头部遭遇钝器多次击打,颅骨粉碎性骨折,生命垂危。

致命部位被人多次击打,颅骨粉碎,这是有多大仇、多大恨?行凶者到底意欲何为呢?民警也在寻找答案。但问题是,这名男子生命垂危,根本就无法说话,查出真凶并不是那么容易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迷雾重重

根据车上的行驶证,民警很快明确:受害人为吴某(化名),湖北人,今年48岁,暂住开发区施桥镇,靠开黑车为生。据调查,民警确定案发时间在4月30日凌晨三点到六点之间,案发前,吴某的车还去了趟镇江,当时车上有一名乘客,于是民警将这名乘客列为重点怀疑对象。

几经周折,民警找到了那名乘客,可对方没有作案时间,嫌疑被排除,而且当晚吴某的钱包也没有被拿走,打劫的可能性不大。根据吴某妻子回忆,丈夫的随身物品当中少了两部手机。民警决定,从手机切入寻找突破口。案发第三天,民警拨打吴某的一部手机,居然通了。

民警介绍,有市民在扬圩线于沿江路交叉口发现了受害人的手机。随即,捡到手机的市民将手机送到了民警手中,民警发现,案发当天的凌晨四点,这部手机发出了三条短信。而这个时间,受害人已经被击打了,民警怀疑短信是嫌疑人所发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可疑的标致307

民警判断,扔下手机的肯定就是行凶者,而且遗弃手机的地方距案发现场大约六公里,显然行凶者有交通工具。随即,民警调取了相关路段的监控录像,发现了一辆可疑的标志307轿车。

民警介绍,可疑车辆在凌晨两点出现在高旻寺大桥附近,随后在凌晨五点出现在扬圩路与沿江路交叉口。之间三个小时,这辆车究竟去哪里了呢?

调查显示,这辆车车主为朱某,连云港人,今年28岁,暂住在邗江槐泗。朱某的车不仅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,在遗弃手机的现场也出现过,嫌疑相当大。民警觉得,找到朱某,就能真相大白。

那么,朱某到底是不是“桂花村”血案的凶手呢?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十元引发的血案

在槐泗镇,民警顺利找到了朱某的车,刚刚伏击十分钟,朱某就出现了。在盘查的过程中,民警发现朱某神色慌张,辞不达意。

随即,民警依法对朱某实施传唤,结果朱某刚上车就崩溃了,承认自己就是伤害吴某的凶手,而起因仅仅为了十块钱。原来一个多月前,朱某在施桥贵宇广场上了吴某的车前往八里镇。一开始说好来回车费三十块钱,后来朱某到达八里后不想回施桥,于是提出单程支付二十块钱的要求,但是遭到吴某的拒绝。

眼瞅着身材高大的吴某,朱某只好给钱了事,但仇恨的种子却在他心里埋下了。朱某一直寻思着报复吴某,案发前一天晚上,他从家带了一根铁棍,放在手提袋里来到了八里镇亲戚家。晚饭后,朱某提出要去镇江办事,实际上,他到瓜洲以后就回头来到了施桥贵宇广场。

可当时,吴某的车并不在,朱某等到第二天凌晨的一点多,发现吴某驾车从镇江回来了,车上还坐了一名女子。当时朱某提出要乘坐吴某的车去接人,车上可能坐不下,便让车上的女子下了车。

由于朱某曾经在桂花村附近的工厂打过工,对那里的地形熟悉,他提出去桂花村。当吴某将车开至目的地后,朱某乘其不备实施了作案,随后拿走吴某的手机逃离现场。朱某看到吴某手机上有未接电话,为了防止打电话的人起疑心,便以吴某的口气回复消息说自己拉了单位的朋友。

村口陌生轿车内现“血人”  吓坏村民!

涉嫌故意杀人

如今,受害人吴某虽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仍神志不清,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。而朱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检方批捕。

律师介绍,被害人虽然没有死亡,但并不影响故意杀人罪的认定,犯罪嫌疑人将被害人引入偏僻的场所,用事先准备好的铁棍多次击打被害人致命部位,因未导致人死亡,属于未遂。

为了区区十块钱,居然意图置人于死地。朱某的行为令人发指,法律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!

相关信息:二手干洗热点资讯专栏,出售新款干洗机隆重上市,二手高价回收干洗机,二手地区需要了解最新干洗机价格,请与二手干洗网康洁洗涤设备公司联系


13983000191    立即咨询